通知公告:

人民解放军和平进驻陇川

来源:本站发布时间:2009-08-17 16:28:00


  解放前陇川仍沿袭着世袭的土司制度。国民党在陇川设有设治局统治这个地方。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四兵团第十四军四十一师一二一团二营奉命于1950年5月6日和平进驻陇川。十四军军长李成芳,政委雷荣田,四十一师师长查玉升,政委郑刚。一二一团团长王振荣,没有政委。二营营长段歧山,教导员李洪通。部队1950年元旦在广西南宁,春节在昆明,部队到云南后基本上没有休息,只是在昆明稍休整几天就奉命西进,到龙陵后受芒市土司武装阻拦,不能前进,只好在龙陵耽误几天。到芒市后初步了解边疆情况,我们二营接受了进驻陇川的任务,我们对陇川的情况知之甚少,只知道陇川土司比较顽固,基本上采取不欢迎的态度。查师长指示我们要做好两手准备,一手力争和平进驻一手是可能武装对抗。

  我们从芒市一天到达遮放弄坎,5月6日拂晓从江边出发,以战斗的姿态进入陇川境内,翻过山来后就急行军,这个行动的态势实际上是军事占领。部队进入陇川坝后,根据地形情况由副营长候邦奎同志指挥部队跑步前进占领松山,我和营长带一部分部队到进允找人给设治局长和土司送信。信是出发前写好的,大意是:部队逼近陇川城,要求设制局放下武器缴械投降,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一律宽大。给土司的信实质上是安民告示,告诉他其他土司都以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希望他欢迎解放军进驻,解放军的政策是各民族一律平等,保护其安全,尊重民  族风俗习惯,不希望发生流血事件。这两封信都是在部队占领松山后才派人送去的。当时由于部队行动迅速,土司和设治局都感到措手不及。我们继续前进到沙河一带,土司多永安,设治局长熊占甲派人送回信表示欢迎。我们继续推进到校场坝,多永安、多永清、熊占甲等官员出来欢迎,我们进司署时天快黑了,部队除部防警戒外全部进城。二营共有三个步兵连;一个机炮连,加上营部共1100多人。约在进城后的两、三天派五连到章凤住下。

  进城后首先找设治局长谈话,宣布:设治局是国民党的一个机构,必须立即停止一切工作和活动,所有武器弹药、文书档案、人员一律不准转移;所有人员要接受命令一律听候处理;监狱里有十多名在押人员一律开监释放,这些人感恩不尽。然后会见土司多永安由多永清带着去会见的(此后一直出头露面的都是多永清)。对土司的要求是:协助解放军工作团安定社会秩序,解决部队的生活供应,不受坏人的挑拨离间,要相信共产党、解放军,并给他们讲解人民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抄给他们。当时西南军区有个布告,我们交给土司散发,我们也把布告贴在街上。

  根据保山地委和芒市工委的指令,除了对设治局以军代表的身份出现外,都以工作团的身份出现,指令我为陇川工作团团长,、工委书记,工委由我和段歧山、戚跃文、王正云等组成,主要任务是集体研究当时陇川的军事、政治问题。工作团人员段泽龙是翻译,还有营部文书王云峰,通信员宋燕秀,饲养员张家团,后来又陆续的补充了人员。部队进驻陇川是陇川历史新的一页的开始。

  陇川是封建领主制度比其他各土司统治都厉害,老百姓进土司衙门必须跪着进去,我们初见到这种情况时叫老百姓起来,他们还是不敢起来,我们向土司做了工作,逐步地才不让跪了。部队驻下来后,遇到这样几个情况:

  第一件是设治局长熊占甲外逃。

  第二件是发现土司转移财产,说明土司对我们仍是不信任的态度。设治局长外逃后,要稳住土司不要外逃,做好上层人物的团结工作,解除顾虑,防止土司武装制造事件。

  第三件是大约在部队进驻两个月后,由营长王歧山带部队上王子树梁子打过一仗,通讯班长王奎元同志牺牲,这次共伤亡六、七人。那时候群众生活很苦,生活必须品都是外国货,使用的都是外国货币。

  第四件是陇川解放后大约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司拉山主动找上门来同我们取得联系,表示拥护共产党、解放军,愿意协助我们开展景颇族的工作。之后,成立陇川各民族行政委员会。任命多永安为主任,任命我和司拉山为副主任。

  第五件是当时陇川疾病流行十分严重,特别是疟疾病,各连队都蔓延开了,有一段时间部队几乎失去战斗力,有时候炊事员做了饭没有人吃,有时候炊事员病倒了没人做饭。我们严格保密,并千方百计找药(主要是奎宁),一是从内地找来,二是从国外缅甸购买。当时陇川卫生院负责人是任伟,他和他老婆表现都还不错。他老婆遭到坏人欺辱,我们采取措施保护,让他们同我们住在一起,他要出诊我们就派工作团的人保护他。

  傣族第一个参加工作的是马寿炳,他来了后同段泽龙结合起来,我们向他俩学习民族语言,并通过马寿炳接触了许多人。工作团的生活保障一律由保山通过一二一团来供给的。

  在芒市开过两次上层会议,第一次陇川没有人去,第二次多永安、多永清去了。保山召开过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陇川去了20多人,多永清、司拉山去了。

  中国共产党陇川工作团第一党小组成员正式党员李洪通、宋燕秀、胡菊模,后有预备党员朱银青共4人,与营部是一个党支部。

  1951年1月我离开陇川,由张登祥同志接任我的工作。3月司拉山在户瓦搞目瑙纵歌,地委指示我们前来参加,还带来了礼物。

  这是李洪通同志在1987年2月24日陇川老干部座谈会议上的发言,由钱发昌记录整理,并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