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我们来自何方

来源:公安局发布时间:2018-04-12 10:16:57作者:喻成文


  1980年10月,我们从滇东南贫瘠的的大山中来到到滇西德宏,步入人民军队的行列,1500余公里的路程,硬是走了整整七天。

  三十八年的巨大变化,老家昔日低矮的土坯瓦屋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宽敞明亮的小楼,群山阡陌里,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南来北往的车辆.....一路走来,我们把滇西至滇东南的公路从砂石路走成朝发夕至,里程缩短三百余公里的高速公路;从满头鸦发走到两鬓斑白,把河梁处,老屋前的父母从中年走到离我们而去。

  对众多的行路子而言,高铁、飞机瞬时移位千里,然而,仍然要回到原处,这地方或是他乡或许是家乡。因为我们的灵魂还没有完全到达现在的处所。

  历史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十分重要,对一个家庭同样不可缺失,如果没有历史,不了解历史,就如同人没有记忆,那我们的归宿感从何而来,又如何总结过去的经验,不忘本,感恩先辈呢?而这一切的前提,是知道自己的先人和祖宗是谁。好在越来越多的人没有淡漠,忘记,一些血脉传承的重要载体得以延续。

  记得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马未都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应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古人云:“谱谍身之本也”,“谱谍”能告诉你来自哪里,你是谁。对于我们这个没有“谱谍”的家族而言,我只能在祖坟墓碑模糊的石刻里寻找。

  为弄清自己来自哪里,清明将至,在妻的鼓励下,回老家祭奠先人,追忆哀思。在一殁于民国十二年的祖辈碑文里,我依稀看清我们的祖先来自四川重庆府某县(字迹不清)。祭祖前两天,我随州警察协会交流团刚从重庆巴南交流回来,联想两地的方言、风俗多有相似之处,我更坚信,我们的祖先或因充军,或因做官,或因逃难,从此远离故土。这就是缘分啊!

  从巴山蜀水到古句町国的壮乡苗岭,一路迁徙,一路繁衍,隐藏于植被茂密的大山中的一座座坟茔,似乎在告诉来人生命的顽强不息。少小离家,第一次回乡祭拜先人,寻根问祖,知古识今,怎不感慨先人的艰辛和不易。

  爷爷以上先辈的为人,在爷爷、父亲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他们都是本分的庄户人家,这都是传说,唯独父亲善良,勤劳,朴实无华,忍辱负重的性格,始终伴随自己成长,并影响一生。缅怀列祖列宗,思来想去,人生不过几十年的光阴,对国家,对逝去的先辈,情致在胸,用心足矣。

  “走走停停”,“反反复复”,走访众亲,看望故友新交,不是无所事事,不是衣锦还乡,是传承,是乡愁。

  斯然而来,背负前人的期盼,在虔诚,敬畏中,流连家乡石漠中遍野的山花,澄鲜的山风,盈耳的鸟鸣,伫候老屋新居,想悠悠往事,眉宇间,全是愜意和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