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美!上海专家眼中的陇川雨

来源:目瑙纵歌之乡陇川发布时间:2019-07-16 16:04:40作者:陇川融媒


 


抵陇川逢雨

初临勐宛待尘消

沥沥无边入翠潮

道是多情吴越雨

云开日出九天高

这首诗出自上海对口支援医疗队的专家谢国钢。对于一个擅长呼吸道疾病诊治的专家来说,陇川的空气清新宜人,堪称天然氧。陇川的雨随着上海专家的到来也悄然而至。

滴滴点点,渗落进他的心里住进他的脑海,于是写下这篇文章: 

从上海来到陇川,首先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陇川的雨。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雨,江南的雨给我的印象总是缠绵悱恻,阴郁婉转。尤其进入梅雨时节,细雨密织,淅淅沥沥从早到晚连绵不绝。眼里看到的是烟雨缥缈,耳中听到的是竟日潇潇,那种潮湿的忧伤和惆怅无可遏制地生于心底,萦于脑际,挥之不去。

陇川的雨则是另一种气象。这里地处亚热带,每年5月份开始进入了漫长的雨季。甫到陇川,即遭遇了一场雨。虽然下着雨,但丝毫感觉不到雨天惯有的阴沉,反而生出一种明朗。抬眼望去,天空涂抹了一层淡薄的云霭,太阳在云后隐隐跃跃,似乎随时准备喷薄而出。雨丝细密一如江南,然则你完全体会不到烟雨朦胧的感觉,透过簌簌而下的雨滴,远处的青山、村寨、房屋和树林依旧清晰可辨。午憩醒来,窗外竟然云销雨霁,阳光灿烂,地上也无片渍可寻,若非窗外被雨水洗刷地青葱明净的树叶提醒,我完全不能相信刚才已经下过了一场雨。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都有雨水按照天气预报的预测如约而至,可能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

陇川的雨很任性,没有“黑云压城城欲摧”抑或“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排场,阳光一遁,雨点随即悄然从天而降,让人毫无防备。有时明明是烈日当空,也能硬挤出几点雨,倏忽而来,飘忽而去,潇洒之极。陇川的司雨之神如果有性别的话,一定是位妙龄少女,下不下雨,如何下雨,全凭本姑娘心情。

 

 

陇川的雨很温柔,款款而至,静静流淌,既不随风喧哗,也无汹汹之势,无声地笼罩着四野,不管山林坝地、亭台楼阁,还是小桥湖泽、红花绿树,都被这甘霖洗涤地纤尘不染。整个陇川都沉浸在清幽湿润的宁静中,犹如一颗镶嵌在祖国西南边陲的晶莹翡翠。

 

陇川的雨很体贴,素无连朝接夕绵绵不歇的,不管多大的雨,中间总会停顿一段时间,让困守于室的人们出来倾吐郁悒之气,吸入雨后清凉新鲜的空气,顿感四体通泰,陶然忘己。因此,陇川的雨很难勾起人们的怨艾哀伤之情,更不易产生诸如戴望舒《雨巷》之类借雨寄愁的作品。

闲暇之余,撑着伞在雨中沿着章凤小镇宽阔起伏的街道信步漫游。道路两边的榕树郁郁葱葱,青翠欲滴;开阔恢宏的目瑙纵歌广场空旷静谧,洼水涟涟;森林公园里形似弯月的小湖星星点点,无风起皱;公园侧畔的早乐东塑像伟岸挺拔,苍润黛染。目光所及之处,天地万物都包裹在密密交织的银丝中,绿意盎然,汁水丰盈。不知不觉间,雨收云断,瓦蓝的天空从云缝间大片地舒展,耀眼的阳光顿时倾泻下来,驱散了一切阴霾和尘埃。对于如此毫无违和感的阴晴转换,现在的我已经安之若素。

有道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陇川的人民,如同这里的雨,自由奔放而又充满希望。虽然只来了寥寥数天,陇川的雨连同这片神奇的土地却已经深入我心。在以后的岁月里,我还有更多地时间去了解它,亲近它,感受它无穷的魅力。

 

 

谢国钢,男,1977.5,中共党员,主治医师 医学博士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

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医师分会呼吸内镜青委会常委

《 中国医师进修杂志 》通讯编委

专业特长:擅长呼吸道疾病的介入诊疗(如支气管镜、胸腔镜、经皮肺穿刺等),慢性气道疾病(如哮喘、慢阻肺的诊治),医学科普。

支援时间:2019年5月31日至2019年11月底

支援科室:内三科

出诊时间:每周一、周三早上8 -11:30 

出诊地点:门诊楼一楼内科专家诊断室

备注:其余正常上班时间请到内三科就诊

来源:陇川人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