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一位上海援陇医生眼里的陇川

来源:陇川网发布时间:2018-12-04 09:39:55作者:包爱华


编者按: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包爱华是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第五批派驻云南陇川医疗队的队长兼队员之一。在圆满完成半年的援滇任务后,于近期返沪。临别之际,千思竞起,百感交集,洋洋洒洒挥之笔端,成随笔美文一篇,共飨读者。)

 
 
 

间过得真快,从凤凰花开到银杏叶黄似乎只是一刹那,我们第五批驻云南陇川医疗队就到了该离去的时候了。

 

伏窗东望,在这祖国西南边陲的小城,华灯初放,晚霞在闪耀的星光下依然在天际绽放它最后的璀璨,那一抹淡淡的橙黄在远山的衬托下,也是格外鲜明,仿佛也在告诉人们,它是如何舍不得那一片自己曾经驻留的好时光。

 

回想起自己驻守在边疆的这短短的一秋半夏,回想起自己在陇川生活的一幕幕,一时间陡觉留恋万分。

 

 

半年之前,从来不会想到自己的生命会与陇川这个中缅边境小城发生任何交集。半年以后,这块神秘土地上的风土人情和那些坦诚交往的深厚友谊却赫然永远地镌刻在我的记忆中了。

 

陇川地属云南德宏。如果德宏是“一个美丽的地方”,那么陇川则是这块美丽土地上的一颗明珠,是“太阳照耀的地方”,集大美于一身,却又含蓄内敛,不争而艳,不争而美。

 

陇川的美,美在陇川的人。

低纬度、高海拔赋予了这里的人们独特的肤色,黑中透着古铜,那种饱满和雅致,不仅在昆明看不到,在腾冲也很少见,且与一山之隔的缅甸更是迥然而异。缅甸人的黑更深,更像是由内而外被逼出来的黑,整齐但平淡;衬着他们瘦削的脸庞和黄乱的头发,顿失雅致。

 

 

 

陇川人的美,不仅美在外表,更美在内心。

他们淳朴、善良、好客,只要是来客,无论贵贱,不分尊卑,捧座、奉茶、敬烟,尽显礼数周全;不论家贫与否,或杀鸡,或炖鱼,满满的诚意在无言无语的忙碌中显露无虞,令人感动。这里的人们敬天奉神,几乎每个寨子都有一个“转房”,婚丧嫁娶都要前往祭拜;礼佛之心甚重,即便是百年小庙也有专人打理,虽无驻寺和尚,但也香火不断。人心向善,故少鸡鸣狗盗之事,更无讹扶碰瓷之虞。

 

 

陇川虽小,但陇川人的心不小

走南闯北,漂洋过海的人很多,谈着谈着,你就发现,原来他走过的路不比你短,知道的甚至比你还多,让人肃然起敬。

 

陇川人能歌善舞者众,号称“会说话就会唱歌,能走路即能跳舞”。

 

这里是景颇族和傣族的聚集地,举世闻名的“目瑙纵歌节”每年国庆节的时候就在陇川举行,届时会有成千上万人聚集在一起,组成一条条巨大的人龙,伴随着那特有的景颇节奏,前扶后搭,欢快起舞。那场面,大处着眼,气势雄壮;小处着眼,婀娜多姿。目瑙纵歌,尽显陇川文化之美。

 

 

陇川的美,还美在山水风光。

这里既有雄伟绵延的翠翠青山,也有春绿秋黄的沃土阡陌,围在一起,便是那美丽的坝子;坝子中间还有一条小河,蜿蜒着,屈伸着,从坝头一直绵延到看不到边际的坝尾。有山有水有田园,这不就是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吗?

 

坝子的美,美在恬静。

清晨的浓雾弥荡在群山之间,远远看去,仿佛那就是一片云海,殊不知下面却隐藏着白墙黑瓦的村庄和翠绿青葱的良田。一只鸟儿飞过,泛过淡淡涟漪,很快就又消弭于无痕之中。

 

 

懒懒的朝霞要在7点多钟才若隐若现地展露在东方,等到第一缕阳光射进坝子,那雾也就慢慢地解开了它的怀抱,渐渐隐去,远处的山黛,近处的田园,眼前的村庄,又那么清新地展露在眼前,一眼望去,心旷神怡。伴随着袅袅炊烟升起,一天的坝子生活又开始了。

 

 

生活在坝子里的人,内心是平静的,谦逊但不自卑,勤奋却不贪婪;也许是因为他们生活在佛祖的花园吧,近佛则明,近佛则佛,善念显,恶行即退;又或者是因为他们生活在大象鸣叫的地方吧,有着与生俱来的虔诚和内敛。只有清灵的山水才能孕育出澈清的灵魂。坝子,尽显陇川自然之美。

 

 

 

陇川的美,还美在她的物产丰富。

初到陇川,便被那琳琅满目的水果给镇住了。一个个果香醇厚,色泽鲜艳;情不自禁拿上一个,咬上一口,那汁水便裹挟不住地流了出来,溅的满地都是,那个爽和甜,真是一种说不出的享受。

 

 

 

这里一年四季都有新鲜的水果,春有青枣,夏有芒果,秋吃柚子,冬食枇杷,真是一个被上帝亲吻过的地方。

 

 

除了水果,这里还盛产香糯的小软米,煮出来的米饭糯而不烂,软而有劲,饭香扑鼻,口感绝好。

 

陇川也是蔗糖的生产基地,春夏之交,遍地种的都是甘蔗。等到甘蔗长到一人多高的时候,驱车行驶在田间公路上,那绵绵不尽的绿就扑面而来,倏忽而过,挡去了满世的尘嚣,只留下一片宁静。

 

 

 

除了绿,还有一片片稻田里映出的金黄。稻田里还养着鱼,金秋时分,放干田里的水,赤着脚入泥,光膀子捉鱼,蹦跳在手里的,便是那著名的“稻花鱼”了。

 

 

这里还有一种青菜,能长到一人高,却不失其嫩,煮时只需清水煮一煮,吃起来嫩脆水润,极似水果,且汤色清新,令人回味无穷。

 

这里更有很多山珍山鲜,奇花异果;还有成蝉蚁卵,竹虫蜂蛹,甚至猫鼠蛇狗,吃在陇川,百无禁忌。

 

丰饶的物产,尽显陇川地灵之美。

 

陇川的美,美在发展。

扶贫攻坚几乎挂在每个陇川人的口中,如果这是场战争,陇川就是战争的最前线。几百户赤贫人家分布在大山的各个角落,被那些奋斗在扶贫攻坚一线的人们,搀扶着、呵护着、牵引着,一步一步走向美好的生活。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充满着默默的牺牲和无私的奉献:牺牲的是个人的舒适、安逸和休养,奉献的是他们的精力、汗水和财富;不仅要与天斗,与地斗,还要与人性的冷漠和贪懒斗。耳濡目染,心中无比敬佩!

 

正是有这样一批批上行下效、义无反顾的实干斗士;还有那一批批的援边干部,为了陇川的发展舍弃繁华的上海、抛妻弃子、千里奔波、驻守多年;陇川这样的边疆小城才会有如今巨大的进步。不仅县城的公路横宽竖直,连很多偏远的山村小镇也都修了水泥或青砖路。这又与一谷之隔的缅甸形成了巨大的落差。

 

 

沿着中缅国境线有一条公路,路的两边各自分布着很多缅甸和中国的村庄。

 

往左看,泥泞仄窄的黄土路一路延伸,穿过一座座村庄,路上不时驶过一辆辆摩托车,车上坐着三两个黑瘦的小伙,衣衫不整,拖着一路飞扬的灰尘,朝着一排排木头和竹片搭起的房子驶去。很多房子的屋顶还是稻草铺成,好一点的是铁皮,极少数人家的屋顶是瓦片,那应该就算是大户了吧。

 

往右边一看,满屏的绿色中,一条灰白色的水泥路从极远处蜿蜒而来,路两边均匀矗立着极具民族特色的路灯。沿路的村庄里都是一片片青瓦房,雪白的外墙甚至有些耀眼。房子或是两层带院子,或是一层呈“丁”字形的两排房。家家户户都用上了太阳能热水器。村子中间高高伫立的旗杆上飘扬着一面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即便是在这最远的边陲,手机信号满格,网络支付畅通。

左右顾盼之间,两个国家的民生差距便一览无余,对比之下,无比唏嘘。这样的差距目力所及也至少30年以上了,关键的地方在于我们这边的村庄还在接受国家的各项扶助和利好政策支持,美好的未来殷殷可期;而对面的村庄还处于武装割据状态,战火一起,生灵涂炭,再美好的家园也会毁于一旦,所以人们都是生活在苟且之中,毫无发展的希望和愿望。

 

 

但是,这些差距并非由来如此,就在上个世纪20-40年代整个对比还是倒转的。当时他们是英殖民地,社会相对比较稳定,而我们则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因此,大家都想方设法逃到对面去讨生,能拥有缅甸籍则成了当时很多人的生活梦想。甚至在建国后的50-60年代,我们跟他们相比也还是有差距的。

 

经过短短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如今已经天翻地覆,我们已经成为了他们眼中难以企及的天了。现在很多缅甸人都以能嫁到中国为荣,都想法设法到中国这边来打工,虽然他们每个月的收入仅有800~1500元,但在他们的家乡已经是仅次于国家公务员的水平了,很多家庭都是靠他们这份打工工资来维持全家的开支,甚至都已经是当地的支柱产业了。学习中文也成为他们快速提高收入的捷径。

 

这种历史演变过程中所形成的倒转逆差特别令人震撼,国弱家贫,真是亘古不变。能够生活在祖国最强盛的时代,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福气,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为之欢呼,不为之振臂。这几十年形成的天翻地覆,是我们中华民族勤勉务实、励精图治的伟大传承,也是我们优秀的社会制度以及这一制度下以人为本的国家意志的体现。行走在中缅边境,你不得不为陇川的发展所体现的中华之美而慨叹。

 

大美陇川,美在自强不息

思绪又回到了眼前,最后一抹晚霞的亮色已然退去,远山已经淹没在夜幕下。静看窗外月明星稀的郎朗夜空,其实日夜更换,每一段时空都是下一段的起点。我也要收拾行囊,告别陇川了,但这个太阳照耀的地方,她的极美,她的热情,将永远留在我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