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怀 念 母 亲

来源:农场管委发布时间:2018-05-10 10:15:28作者: 余 杰


  在每年的“母亲节”到来之际,我会更加怀念已去世十六年的母亲。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一生勤劳节俭,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兄妹几个抚养成人。记得在六、七十年代困难时期,由于物资匮乏,生活拮据,一年吃不上几次肉。母亲便将屋后的那小块空地开垦出来,种上青菜、萝卜,每年都要腌几坛子酸菜和萝卜干,这就是我们一家常年用来佐餐的菜肴了。

  那还是在我上中学的时候,由于住家离学校远,家里只好把我送去学校住校。可是每个月6元钱的伙食费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却是一笔沉重的负担。父亲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路。母亲每天除了下地干活外,每个街子天还要挑着自己种的蔬菜,走上四、五公里的山路到乡上的集市去卖。每当攒够六元钱时,就会及时赶到学校来为我缴伙食费。那时我还不大懂事,看到母亲赤着双脚,肩挑一对大箩筐到教室来找我,总是埋怨母亲不该到学校里来,生怕被同学看见丢自己的面子。

  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成为了一名大学生,而给家里带来的经济负担也更重了。母亲为了我完成学业,省吃俭用,含辛茹苦。年纪不大却已是满头白发,原先就有些弯曲的脊梁更没法伸直了。深深的皱纹爬满了她黝黑的面盘,那双粗糙的大手上结满了一层层厚厚的茧疤。为了供养我们弟兄姊妹读书,母亲起早贪黑的劳作,变得更加苍老了。

  大学毕业后,我参加了工作,经济条件有些好转。我曾在心里暗暗发誓:等有合适的时间,一定要带着母亲去首都北京等地走走,让她老人家好好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也不枉辛苦了这一辈子。就在我们弟兄筹划着何时出行时,母亲却患上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走路都十分困难了。于是我们只有先把这个计划放一放,集中精力为母亲治病疗伤。母亲在床上躺了五年后,终因病情加重离开了我们。母亲的去世让我伤心不已,更给我留下了终生的遗憾。她老人家为了一家人的生计终日操劳,一生中最远就到过县城,没坐过火车,更没有看见过飞机,就这样静静地来,又静静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