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十年

来源:检察院发布时间:2018-05-09 10:38:15作者:张全俊


  一部破旧的手机,准时在5:40发出嘶哑的声音。这声音足以将我从周公的世界拉拽回现实的柴米油盐。于是,起床、穿衣、洗漱,在6:00以前准时完成。点火后的引擎,由不情愿的低吼逐渐变得顺畅起来。随着一束白光刺穿破晓前的黑幕,我驱车而行。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路灯,还有熟悉的面孔,在一首《the last of the mohicans》下渐行渐远。

  《the last of the mohicans》,这首曲子我寻了很久。第一次听的时候是在一辆出租车的电台里,也许是因为当时心情正值低潮的缘故,苍老的呐喊,传出一丝悲凉、一丝无奈,似在哭泣、在祈祷,竟与心境相重,于是感慨不已。我想痛快哭泣,却已失声;我想忏悔,却已迟暮。“一个人之所以会有烦恼,是因为记性太好”,这是电影《东邪西毒》里的台词。因为喜欢,所以我给自己取名ashes of time。那是2008年夏天的故事,那个似风似雨的曲调至今仍清晰可辩……

  那年,我从象牙塔里被准时放逐,四下飘零,居无定所,犹如一叶扁舟逐流在无际的海面上。或许是上苍眷顾着我还有些许逆流而上的勇气,于是给予了我漏船载酒的运气,我这只负重的小船步履蹒跚地驶进了港湾,开始了一段崭新的旅程。于是,岁月见证了我的成长,增长的不只理性和认知,同时也有不少肚腩。感谢有你!

  经历了冬天,又到了雨季,院里的那棵木棉树又多了几簇新叶,已然又过了一年。透过橱窗,我每日与它相见,并未发觉有何不同。今日偶然细看,却生了根,发了新芽,定然是活了。三千日夜,刹那芳华,或许如你年少不羁,又或许如你斑鬓如霜。因前世的缘分,我们在青葱的岁月里相遇;又如今生不解的羁绊,我们共同携手前行,彼此珍惜。我想,多年以后,依然不舍却笃定是真实的神话。

  人奋斗一辈子却是为何?我时常自问,但没有最好的答案,还好现在不用我想了。“奋不顾身地制造一点儿热闹,守住这点儿热闹,也就这点儿热闹而已。孤独,微妙,疯狂,无所事事,不被需要。青春的浓雾散尽以后,裸露出时间的荒芜。人一辈子的奋斗,不就是为了挣脱这丧心病狂的自然。”

  7:30,后视镜里升起一轮红日。一道身影滑过,我又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办公室。

  新的一天开始了,窗外的雨依然淅淅沥沥地下着,我知道,那是陇川的雨季到了……